即位之初的司马炎善用贤臣,面对胡人再判,马隆主动请缨展开大战

开国之君司马炎是一个有理想、有抱负的男人。他即位之初十分节俭,轻徭薄赋,善用贤臣,确实使西晋朝廷呈现了吏治清明、欣欣向荣的景象。司马炎即位之初亲自耕田,颁布了五项规则:“一日正身,二日勤百姓,三日抚孤寡,四日敦本息末,五日去人事。”为了显示厉行节俭,司马炎去除了宫中的奢侈之物,发展国力,休养生息。泰始二年,司马炎为了防止扰民,做出了停止了迁徙太庙范围内居民的决定,堪称仁义之举。

除此之外,司马炎还做过一件非凡的事情——亲自决狱。泰始四年,司马炎亲自去洛阳监狱审决罪犯,这堪称关心民间疾苦的行为。作为一个帝王,司马炎去了监狱这个最能反映法治和吏治的地方,不管是不是面子工程,都体现了他的决心。司马炎之后还数次去监狱,为很多人减轻了罪行,倒不是说司马炎的判断都是准确的,只是这个举动传递了一个信号——西晋治国,罚从宽,断从公,令从平。其实,这个举动还包含着司马炎最显著的特点之——宽厚。

司马炎上台之后就做了一件让众人拍手称快的事情——为邓艾平反。司马炎赦免了邓艾家人的罪,同时,也解除了山阳公刘康(刘协后人)的监禁,算是弥补了前朝的过失,堪称仁义之举。司马炎确实很厚道,也很仁慈,在他漫长的执政生涯中,他从没有杀过一个大臣,最多是免职,即便是免职之后他也能厚待,使他们安度晚年。在政治上,司马炎也能虚心纳谏,即位之初就表示要臣下直言进谏。《晋书.武帝纪》记载有他颁布的一份诏令,诏日:“凡关盲人主,人臣所至难,而苦不能听纳,自古忠臣直土之所慷慨也。每陈事出付主者,多从深刻,乃云恩货当由主上,是何言手?其详评议。”

右将军皇室陶曾经顶撞司马炎,大夫郑徽建议治皇甫陶之罪,司马炎表示“说言春河,所望于左右也。人主常以阿媚为患,岂以争臣为损哉!微越职妄奏,岂朕之意。”意思是尽忠直谏,是联的意思,联最怕的是臣子阿谀奉承,你怎么能陷害忠良呢?而且你越职参奏,不是联的意思。之后,司马炎还免了郑徽的官位,以示自己的纳谏之心。在用人方面,司马炎重用了山涛任恺、张华这样的贤臣,这三个人都不属于世家大族,张华更是寒门出身,但是司马炎对他们非常信任。任恺是司马炎一朝有名的贤相,山涛更是不用说吏部尚书,张华(汉代大神张良的后人,唐代名臣张九龄的先祖)也是能力超强的贤臣。在豪门大族和皇族林立的西晋朝堂之中,这些人的存在,弥足珍贵。然而,当帝王,最难的不是一时圣明,而是一直圣明。

泰始年间,司马炎除了努力发展生产、恢复经济之外,还在谋划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——灭吴。为此,他起用了一个人——羊枯。泰始五年,司马炎以羊枯坐镇荆州,节制东南军事,准备天吴大计。不过在消天东吴之前,司马炎先要解决个重要的问题——北胡。历朝历代,中原王朝和北方民族之间战争不断。汉武帝维才大略,派卫青、霍去病远征匈奴,留下了赫赫威名。但是,大规模的对外征讨也使得西汉国力受到了极大损害,海内虚耗,人口损失过半,导致了武帝未期的经济危机。

东汉和曹魏对北方民族采取了剿抚并用的策略,当时北方的民族主要是匈奴、鲜卑。在东汉政府的不断打击之下,何奴分裂成两部,部外迁,一部选择内附,所以到了曹魏时期,鲜卑和羌族就成了主要的打击对象。鲜卑在匈奴衰弱之后,基本取代了匈奴在北方草原的地位,鲜卑的领袖轲比能统一鲜卑各部,对曹魏形成了威胁,但是鲜卑王轲比能死后,鲜卑各部基本处于分裂状态,属于西晋的隶属部落。到了司马炎时期,鲜卑再度出现了一个领袖——秃发树机能。他野心勃勃,准备对晋用兵。

在司马炎时期,鲜卑族还没有和汉族融合,虽然表示隶属关系,但是当时西晋边将普遍对少数民族不友好,采取高压统治,由于日子实在苦(小冰河期),加上晋朝战乱不断,还顾不上打击他们,因此不断跑来抢劫。泰始六年,鲜卑首领秃发树机能起兵反晋。鲜卑战斗力强悍,武器装备已经有了很大改善,普遍使用了铁甲劲弩,已经不是当年的匈奴可比了。都始五年六月,秃发树机能与胡烈战于万斛堆,胡烈孤军深人,结果惨遭包围,秃发树机能杀死胡烈,并击破晋军上万。

泰始六年,秃发树机能再度出兵凉州,这次倒霉的是凉州刺史牵弘。奉弘是当年和邓艾人蜀的部将之一,后来被派去扬州防备东吴,但是他和上司陈骞不合,陈骞素知他不堪大任,就向司马炎报告说:“胡烈、牵弘皆勇而无谋,强于自用,非缓边之材,将为国耻。”但是司马炎又不愿意无故贬他,所以就把他派去边关防守胡人。结果这次,牵弘为了建功立业,居然主动出击、轻敌冒进,被打得大败,自己战死了不说,还连累了许多无辜的晋军将士。

其后,第二个凉州刺史苏愉也大败于金山。眼看凉州地区要变成无政府状态,司马炎坐不住了,他先命令汝阴王司马骏都督西凉诸军事,坐镇关中。司马骏是司马家族内部公认的俊杰,能力很强,立刻稳定了局面。咸宁二年,司马骏率军击破秃发树机能,后者损失数千人,被迫后撤。

咸宁三年,不识趣的胡人再叛,但是这次他们的对手又换了。自泰始四年开始,鲜卑屡屡犯境,西晋朝廷苦于没有得力大将难以征讨,导致北疆形势危急,司马炎也是寝食难安。咸宁三年,文鸯都督雍、凉、秦三州军事,尽起三州大军与鲜卑大战。虽然史书上对此战一笔带过,但是文鸯的战绩确实非常惊人。

文鸯和秃发树机能大战,破敌无算,鲜卑方面累计投降达到二十万人,天下震惊,西晋北疆遂转危为安。要知道,这可是自汉未以来对北胡最大的胜利。不过这二十万人并不全是兵,少数民族征战一向是拖家带口。但是不论如何,一次性损失二十万人对秃发树机能的打击非常大。咸宁四年,秃发树机能再度攻破武威,斩杀凉州刺史杨欣(这已经是战死的第三个凉州刺史了)。咸宁五年,秃发树机能攻破凉州,关中震动。马隆主动请缨,招募勇土三千前往收复。

马隆的对手虽然兵力不详,但是估计有四五万人。十比的兵力对比堪称悬殊,朝中大臣表示反对,说国家已经派出了军队,不应另行赏募。但是司马炎认为此时不能因循守旧,所以他让马隆自选兵器甲青,前去对敌。

事实证明,马隆虽然狂妄,但是一个有实力的人。马隆首先进行了选人工作,他的要求只有一个——力气大。要大到什么程度呢?马隆定下了硬性标准,合格的人要能拉起三十六钧(约二百三十八公斤)的弩和四钧(的二十六公斤)的弓。西晋军队能征惯战之土还是很多的,到中午就选出了三千五百个猛士。

面对马隆,鲜卑人采取了拒险而守的战术。他们多年来和晋朝军队交手,战术也有了一定提高,他们准备截断马隆的后路,然后将他们一举歼灭。马隆观察了地形,这是狭窄的山谷,鲜卑人占据了有利地形,自己还有被截断后路的危险。十倍的敌军,险恶的地形,剽悍的蛮族,弱小的兵力——这是惊人的不利局面。但是,也有一个好处——山路狭窄,对方虽然人多却不能全部施展。

鲜卑人十分勇猛,他们看马隆兵力不多,自己又占据巨大优势,干脆直接进攻。晋军从阵形后面缓缓推出了大量的木头车,这些车子挡在了他们的面前。这是鲜卑人第一次见识木车阵。所谓木车,就是以大木车作为阻挡骑兵的武器,木车挡板上放置尖刺之类的东西,在狭窄的地方对骑兵的冲锋形成阻挡,后排的射手就可以从容放箭。就在鲜卑军队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千箭齐发,飞蝗满天。在这毁灭的箭雨之下,如此狭窄的路口,根本冲不破的木车大阵,鮮卑军能做的,只有留下痛苦的哀号和一地的尸体。

到了开阔处,他们面对的则是鹿角和车阵。鹿角填充了车阵的空当,仍然冲不过去,当他们气势汹汹的骑马冲锋冲锋的时候,要么撞在厚重的木车上,要么被鹿角穿透身体,而接下来,仍旧是满天的箭雨。他们只能听见划破长空的弓弦之声和痛苦的惨叫。然面,他们遇到的更痛苦的事情还在后面。有很多人都被吸在了地面上,动弹不得,而晋军行走在这如同沼泽的地面之上却丝毫无碍,用锋利的长刀割下他们的头颅。

鲜卑军队吓坏了,对面的晋军会妖术,是魔鬼。此时,保命的欲望占了上风,这些人一溃千里,马隆乘势追杀。后来,人们才知道,马隆的土兵穿的都是犀甲,而地上布满了磁石。此一役,马隆转战千里,使敌军伤亡惨重。捷报传至京城,朝野震惊。在此之后,马隆与秃发树机能展开大战,终于在咸宁五年斩杀秃发树机能,收服鲜卑部众上万,西晋北疆的祸患算是告一段落了。

最后,小编想说的,依然是关于我们的司马炎,还有最后上场的马隆。面对连着好几年丘前来征战的鲜卑一组,更是在敌强我若的形式下,扳会战局,自此也结束了西金北疆的祸患其实在司马炎上台之后,就和之前的君主有很大不同,从自身做起,亲自决狱,而他最显著的特点也是宽厚,在为期间更是没有杀过一个大臣,免职之后也是基于厚待。当然,这都是在努力的发展生产,恢复经济之外,司马炎还有有着更为重要的问题,就是解决掉吴国。所以就有了后来的鲜卑成了最主要大家的对象。在司马炎的管控下,马隆上台,利用鹿角和车站,还有数不清的箭雨,一句拿下鲜卑一族。可以说,我们的司马炎在治宏四方的问题上,还是很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论的。

首页时政